救日航 稻盛哲学的第三次创业

2010年03月12日10:22 来源:

  策划 / 本刊记者 刘宏君 杨光 特邀顾问 / 无锡盛和企业经营哲学研究会会长 曹岫云

  "老将出马",是东方人所习惯的。但当一位首相,亲自邀请一位年近八旬的"外行"老者出山,来拯救一家世界级规模的大型国企时,你还习惯吗?这居然是真的。

救日航  稻盛哲学的第三次创业

  13、19、30、78--这不是数列题,而是一串令人几乎喘不上气来的事实。

  2010年1月13日,因为突然同意接手重建即将在19日宣布倒闭的"烫手山芋"日本航空,到30日就将届满78岁的稻盛和夫,再次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
纵然,稻盛和夫曾史无前例地独创了两家不同行业的全球500强企业,并50年来始终保持盈利,包括这次百年一遇的经济危机;纵然,稻盛和夫因此获得了"经营之圣"的美名,与已故去的松下幸之助、盛田昭夫、本田宗一郎比肩而立,并惟一健在,且身体硬朗。

  然而,这一次,风险实在太大了--行吗?……值吗?!

  为什么稻盛和夫愿意在耄耋之龄,并对航空业一窍不通时,不惜押上自己的一世英名,出山拯救已经积重难返、陷入弥留的日航?作为民营企业家的稻盛和夫,真能撼动坚如磐石的国企官僚体制,能搅动这潭长期死气沉沉却利益纠结的浑水,让日航起死回生吗?

  是因为稻盛独特的经营哲学吗?光有哲学就足够吗?哲学,又如何才能落到实处?一贯反对裁员的稻盛,会否被迫大幅裁员?他创造的阿米巴经营,能否"出现"在飞机里?

  稻盛的第三次哲学创业,将是他上次跨行创业的辉煌延续?还是他过去巨大成功的"失败之母"?

  面对日航的困境,我们中国企业家该做何思考?旁观稻盛哲学的日航公开实验,我们又能从中领悟些什么?

  --当今的中国企业界乃至整个中国社会,其实更加需要稻盛和夫这种对哲学、对社会、对责任、对普世价值的信仰和执着。管理

  宏 君、杨 光

  "稻盛版"日航的新活法 

  文 / 本刊记者 刘宏君  杨 光

  久经考验的稻盛哲学,能否为迷失的日航,找到所急需的"方向感"?一位"不懂行"的民营企业家,能为一家恶习缠身、奄奄一息的大型国企注入活力吗?

  2010年1月19日,美国夏威夷。

  盛和塾的第61家分塾--夏威夷分塾的开塾仪式在这里举行。演讲过后,盛和塾的创办人稻盛和夫正在惯例地接受塾生们的提问。

  看起来,似乎和稻盛最近的一个惊天决定无关。但是,又怎么可能无关呢?

  "在这种情况下接手日航,您有什么高招吗?"一个塾生问。因为和日航有生意往来,他急切想知道答案。过去,他曾为攀上日航这个高枝而感到荣耀,而现在,只剩下了忐忑。

  "你这个问题本身就有问题。我没有什么特别的高招,我到日航去,就是要把我的经营哲学渗透到日航的员工中去,再没有另外的技巧。"稻盛和夫淡定作答。

  事实上,稻盛和夫选择这个日程本身,就已经隐约昭示出了这位"经营之圣"在风口浪尖时的独特心境。

  因为就在同一天的傍晚,航线规模世界第三、亚洲第一的日本航空公司(Japan Airlines International Co., Ltd.,简称"日航"或"JAL")在苦苦挣扎多年而回天乏术之后,终于向东京地方法院递交了申请破产保护的手续,成为日本战后最大一宗非金融企业破产案。而日航今后惟一的救命稻草,就是"门外汉"稻盛和夫。

  但已经决定接手日航烂摊子的稻盛,依然按照既定行程飞去了夏威夷,去见自己的海外塾生们,就像过去近26年他所一直做的那样。

  看起来,一切都没有变化。但是,一切又都已经改变了。

  迷途的日航巨舰

  自从美国雷曼兄弟轰然倒掉、通用汽车宣告破产、日本丰田汽车连遭重创之后,人们对企业神话的破灭似乎已有了心理准备。然而,日航破产案还是让全日本乃至全世界感到震惊。

  创建于1951年的日航,作为世界级的航空公司,全球五百强企业,其优质服务曾获得全世界交口赞誉。甚至曾几何时,在不少日本人心中,日航就几乎等于"日本株式会社",是日本战后经济繁荣的骄傲象征,是与新干线、丰田汽车比肩的日本经济奇迹三大标志。

  1966年,当举世闻名的甲壳虫乐队抵达东京时,乐队四名成员是穿着日本的传统"号衣"(在领上或后背印有字号的日式短外衣)面向世界传媒的。而当时的衣服领上,正印着日本人当时最为自豪的国际品牌"JAL"的字样。

  然而时过境迁,从1990年代起,日本经济连续20年陷入困境,且似乎对其继续衰落无可奈何,而在实质国有体制下管理日益官僚、经营日益畸形、架构日益臃肿、成本日益攀升的日航,在苦撑多年后在此时不支倒下,无疑又是对低迷的日本经济重重一击。

  但是这一次,带有浓重政府行为痕迹的日航,在大企业病的折磨下,实在是撑不下去了。

  日航病危,绝非始于今日,而是已有多年。关于此次日航危机的历史源头,有分析家追溯到了20年前。

  与如今的中国非常相似,当时美国也因为贸易不平衡问题给予了日本政府"无法承受之压",而开出的药方,也是"货币升值"和"拉动内需"。时任日本首相海部俊树,选择了妥协。那么,内需如何拉动?只好大规模投资基础设施建设。而重点,便是大量建设国内机场。有了机场,便需要有航线。当时虽然已经在1987年进行民营化,但却始终受到政府深度影响、以致于其干部多出身于政府的日航,自然责无旁贷。当然接下来,也就意味着大幅度增加飞机购买和人员雇用。而又恰恰是这些本来就不挣钱的航线,在这次全球经济危机前后,由于油价高企和客户锐减,成为了日航无法承受的梦魇。

  可以想像,在国有体制下"政治挂帅"的日航有经营麻烦,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这次与以往又很不同。以往一遇困难,日航就向政府伸手,而心知肚明的日本政府,就不得不拿钱支援。日航很有些"大到死不了"的味道。但这一次,日航负债已达两万亿日元,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烂摊子。而如今的日本政府,也早不复当年的富庶,实在埋单不起了。

  而一旦中断了政府的无偿输血,重病缠身的日航便只有宣布破产。

  于是,因遭遇投资者疯狂抛售,日航股票几成废纸。日航市值一度仅为区区1.5亿美元,竟还比不上一架全新的波音787客机!

【来源:中外管理】 (责任编辑:于洪娟)
推广
热点
推荐
相关新闻 进入 中外管理
相关推荐
我有话说已有0位网友发言看看大家都说了啥
理财产品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