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企业:文件说它很重要

2010年02月03日22:17 来源:

  在经济危机中,受冲击最大的是中小企业,而中小企业连接着最多的就业人群。一方面,政协工作报告呼吁非公经济尽量不裁员不减薪;另一方面,中小企业面临着融资难题、市场萎缩等问题。我们提倡对症下药,来应对宏观经济挑战,说到底,就是要改变近年来形成的种种不利于中小企业发展的政策,重新激发中国中小企业的活力。

  困境在不断加重

  中小企业受到了与它们的贡献完全不匹配的待遇。它们成为地方政府的钱袋子,成为腐败官员的私人银行,在政策上受到歧视,在资源分配上被边缘化。

  中小企业是中国经济的脊梁骨。中小企业占中国企业总数的99%,它们使用20%的金融资源,却创造了60%的GDP,75%的城镇就业,60%的出口,贡献了60%的税收。这些数据说明,每一单位投入,中小企业创造的就业是大型企业的8—10倍,创造的GDP是大型企业的4~6倍。因为中小企业是中国城镇劳动力就业的主力,雇佣了中国75%的城镇劳动力,这就意味着如果中小企业裁员10%,中国就会新增加3000万失业人口。

  在30年的改革过程中,大型国企大部分时间都在忙于“扭亏为盈”,“下岗分流”,“解决历史包袱”。在这样一个过程中,中国经济能够保持高速增长,同时解决了就业与社会问题,靠的主要是中小企业。

  非常不幸的是,中小企业却受到了与它们的贡献完全不匹配的待遇。它们成为了地方政府的钱袋子,成为了腐败官员的私人银行,在政策上受到歧视,在资源分配上被边缘化。

  (《先救中小企业的理由》,王一江,2009年2月《商界评论》杂志)

  这些年来,中小企业的困境非但未有缓解,反有加重的趋势。比如在劳动立法方面,政策制定者没有看到中小企业解决了75%的就业问题,而把中小企业看作劳资关系紧张的源泉。在税赋方面,中小企业的负担没有减轻,反而是在不断加重。在金融政策方面,中小企业常常成为宏观调控的主要牺牲品。中小企业在融资方面,历来都是困难的,一旦宏观调控,这个板子又是首当其冲地落到中小企业的身上。国际金融危机,实体经济急转直下,这对于中小企业,特别是外向型中小企业,无疑是雪上加霜。在我们列举的中小企业四大困难中,三条都有政府政策的因素。中小企业企业大批倒闭,更多劳动力失去收入,长此以往,全社会的消费能力将进一步下降。

  (《先救中小企业的理由》,王一江,2009年2月《商界评论》杂志)

  中小企业面临的困难有5个方面的原因。

  第一,这些年来中小企业所承担的税费和摊派的负担应该是一个加重的趋势。

  第二,中小企业除了承担国家的各种税费和摊派以外,还承担了腐败的负担。越是基层,资源比较缺乏,有消费的需求,直接和中小企业做交易,把国家资源分配一部分给你,你把你赚到的钱分配一部分给我,权钱交易。

  第三,这些年来法律和舆论的环境对中小企业越来越不利。有一些人有这么一个看法,认为中小企业承担的社会责任太少,反复强调中小企业要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但是他们忘记了,中小企业30年来蓬勃地发展,创造了几亿人的就业,为几千万到上亿的下岗员工创造了工作,为1.3亿的农民工创造了工作,为每年新增加的上千万的劳动力创造了工作,这就是最大的社会责任。用大家常说的话,中国能“保八”就是对世界最大的贡献。中小企业能够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就是对社会的责任。

  第四,融资方面。因为我们国家的银行体系还是非常不健全的,尽管进行了这么多年的改革,但是大型商业银行统治银行业的局面没有改变。因为大型商业银行的经营模式是大对大,为大客户服务,盈利最好,成本最小,成本最小,中小企业自然被放在一边。所以,中小企业被迫走向地下钱庄,走向非法的、非正规的融资渠道,承担了很高的金融风险和金融负担。

  第五,最近发生的金融风暴。

  如果把这5个原因统统考虑在一起,最近一个时期中小企业所面临的困难是不可低估的,他们面临的困难恐怕要付出相当大的努力,从企业本身到政府政策,到社会各方面条件的支持,才能扭转现在这种下滑的局面。

  (《中小企业如何走出经济危机困境》,王一江,2009年3月12日新浪财经

  未来30年有赖于中小企业

  中国经济未来30年的活力取决于中小企业的活力,中国的企业什么时候走出当前的困境,取决于中小企业什么时候走出当前的困境。

  中小企业在当前的经济环境下一方面要苦练内功,转变经营模式,开拓市场。更重要是,国家为中小企业创造一个更加有利于他们发展的金融管理环境在此方面要下更大的工夫。国家在战略层面上应该看清两个道理,一个道理是过去30年中国的奇迹主要在于中小企业的蓬勃发展,中国经济的活力主要来源于中小企业的蓬勃发展。未来30年仍然会是这样,中小企业有没有活力,能不能蓬勃发展,决定中国未来30年这个奇迹能不能保持下去。

  第二点,国家应该看到是我们当前什么时候能走出这场危机,走出这个困境,关键在于中小企业什么时候开始恢复活力。

  (《中小企业如何走出经济危机困境》,王一江,2009年3月12日新浪财经)

  中国经济怎样渡过难关,法宝不在4万亿,不在20万亿,不在我们的贷款额度要增加百分之多少,我们屡试屡灵、屡试不爽的一个成功经验就是国家放权让利,激发我们草根的创业精神。我再重复一次,中国经济未来30年的活力取决于中小企业的活力,中国的企业什么时候走出当前的困境,取决于中小企业什么时候走出当前的困境。

  (《中小企业如何走出经济危机困境》,王一江,2009年3月12日新浪财经)

  松绑有道

  除了国家规定的税负以外,还有许多各地的收费以及甚至一些腐败的成本,都是由中小民营企业承担的。所以要坚决地通过减税,把他们的成本和负担降下来。

  政府应如何促进民营经济的增长?

  第一点:使各行各业都对民营经济更加开放,就是放宽准入原则。也就是要放权的概念,要更加市场化。

  第二点:在金融体制方面,要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真正的改革应该是成立大批中小型银行,资产在1亿元至十几亿元左右。这些中小型银行它的主要服务对象是中小型企业,甚至可以让一些地下的民间融资手段“阳光化”。

  第三点:要大大减轻民营企业的负担。自从实行《劳动合同法》以来,民营企业的劳动成本大幅度上升,再加之近年税收的大幅度上升,民营企业的税负也大大地加重。除了国家规定的税负以外,还有许多各地的收费以及甚至一些腐败的成本,都是由中小民营企业承担的。所以要坚决地通过减税,把他们的成本和负担降下来。

  (《应大幅提高个税起征点》,王一江,2009年12月14日网易财经)

  国家应该确立一个理念帮助国民、中小企业整体上减轻负担。国家从税负这个角度来讲,要意识到改革开放30年大部分时间里是在不断地减轻企业和公民承担的各种负担,在不断减负的过程中,我们的经济、企业得到了巨大的发展,实际上我们税源、征税的能力和整体的国力得到了巨大的发展,包括我们现在能够用于加强国防的,包括我们现在能够用于民生的各种资源,都是在经济蓬勃发展了以后,把鸡养大了之后再收蛋,税基大了,你的比例虽然下降,实际上收到的税更多。

  (《中小企业如何走出经济危机困境》,王一江,2009年3月12日新浪财经)

  在银行业方面,我们也可以有很多创新,比如大型的银行不应该有一个向中小企业放款的额度行政性的限制或者是指导性的规定,但是我们应该成立很多种小型银行,他们的很多业务可以是中小企业。这方面孟加拉的乡村银行,发达国家的很多社区银行,这些方面都为我们积累了非常丰富的经验。中国其实也有一些银行在摸索,怎样向创造一个新的贷款模式,来解决中小企业贷款的安全问题。

  (《中小企业如何走出经济危机困境》,王一江,2009年3月12日新浪财经)

  中小企业要求他不裁员认为就承担社会责任,恐怕这是一个天大的误会。在开始的时候我也讲过,中小企业靠着自身的活力,靠着自身的效益创造了几亿个就业岗位,解决了大量国有企业下岗员工、农村生育人口向城市转移,以及每年上千万左右的新增劳动力的就业问题,他们的效益就是对社会的最大贡献。

  所以,要关注就业问题,我们的重点还是怎样增加中小企业的活力。办企业本身一定是意味着各种各样的风险,包含着风险就意味着有时要膨胀,有时要收缩,各种资源的配置要不时灵活地调整,你如果把灵活性拿走了,很多人就会说,我本来可以试一试,该冒一下风险,现在也不值得去试,不值得去冒了。

  (《中小企业如何走出经济危机困境》,王一江,2009年3月12日新浪财经)  

【来源:长江】 (责任编辑:张超)
推广
热点
推荐
我有话说已有0位网友发言看看大家都说了啥
理财产品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