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文广传媒上市遭遇制度痼疾

2009年06月25日08:39  来源:

文广传媒上市,须解决“政企分立、制播分离”两大难题。

  时代周报6月25日讯“不排除在完成制播分离以后,从事非新闻的制作业务、广告经营业务和其他衍生经营业务的公司逐步实现单个板块的上市,星尚传媒,第一财经、炫动卡通和哈哈少儿等,可以优先剥离,独立上市,将来条件成熟,再谈集团作为控股公司的上市。”日前,上海文广新闻传媒集团(SMG)总裁黎瑞刚在旗下“星尚传媒”揭幕之际,宣布集团将转型为一家控股公司,同时各子公司将独立并谋划引入私人股本投资者,计划在未来两年分别上市。

  但是,政企分立和制播分离,依然是横亘在SMG上市征途上的两大制度性障碍。

  SMG无奈转型

  文广传媒集团研究发展部一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包括第一财经、星尚传媒、炫动卡通和哈哈少儿的传媒资产拟上市,网络电视还未讨论,而传闻中的第一财经创业板上市还属空中楼阁,上市工作尚未启动”。

  复旦大学新闻学院副教授周笑博士表示:“SMG目前整体上仍是事业单位,行政主导的管理理念还需转换,这不仅反映出集团与旗下高度市场化的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星尚传媒有限公司血缘不一致,也说明集团整体上市还不太可能。因此,先将集团构建为投资控股公司相对比较现实,也确属无奈之举。”

  正如黎瑞刚所称,SMG上市需要跨越的两大制度性障碍:政企分立和制播分离。“两者共同的实践前提是政策宣传和商业娱乐功能的合理剥离与分立,播出平台和频谱资源在相当长的时期里是不允许资本介入的,”周笑说,“SMG首先需要在战略上明确主体上是公共媒体还是商业媒体。比如日本的NHK、英国的BBC就明确定位为公共媒体,分别由国家财政和法定收视费来支持。”

  “制播分离政策体系之下,播出业务被留在总台,这就会与上市公司的制作业务产生持续的重大关联交易,具体到交易定价的问题,必须有清晰的解释。但是,这也成为一个无法说清楚的难点。”上述SMG内部人士介绍。

  “只要你说得清楚关联交易的问题,把每个板块的业务定位和财务法律关系划清楚,这种模式在资本市场是合理的安排。”黎瑞刚今年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制播分离政策的出现,让众多体制内的广电机构看到了改制登陆资本市场的可能性。“此前印刷业涉及内容部分已可上市。但纸媒和广电涉及内容部分仍属禁区。”周笑说。

  “但由此带来的关联交易、以及分拆对媒体发展可能不利。”东方证券传媒分析师张小嘎表示,北青传媒上市之初纯利是1.87亿元人民币,而2008年净利润仅4030万元,可说是日渐式微。上海文广传媒今年一季度广告收入较上年同期也下降10%。

  频道资源不能上市

  上述SMG内部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SMG上市首先要在政策上有所突破。“然后才是确定投行,进行上市辅导,包括财务审计、梳理核心资源。”

  “至于哈哈少儿频道和炫动卡通频道不会以频道形式上市,而会以制作力量、衍生产品和品牌资源上市。频道资源是国家的,不会以此上市。”SMG一人士告诉记者。

  周笑说:“财经新闻的政策风险,整体上是可控的,加之国际经济一体化的现实压力和提升中国国际地位的内在要求,均预示着财经媒体的市场化,存在着制度突破的可能性。”

  此外,同业竞争也是一个问题。上海广播影视集团(SMEG)是“大文广”,上海文广新闻传媒集团(SMG)称“小文广”,大文广是小文广的控股股东,同时又是传媒公司东方明珠(600832,股吧)(600832)持股45%的大股东。大文广的党委书记、总裁薛沛建同时是东方明珠的董事长。“按照同一集团公司下具有同业竞争关系的子公司不得同时上市,SMG是否与东方明珠构成同业竞争,还得看中国证监会的定义。”张小嘎告诉记者。

  黎瑞刚此前曾指出,传媒业的上市不只是政策问题,“更根本的原因在于,传媒业对资本市场认识不足。”他说,“我们完全可以通过市场化手段来积极寻找出路。除了广告收入这个主渠道之外,我们有很多其他商业模式值得我们去开拓,在这些领域,其实是没有多少政策限制的。”黎瑞刚强调,“未来中国电视要真正突破,在于资本的推动。”

【作者:王熙喜 来源:时代周报】 (责任编辑:曾华)
推广
热点
推荐
我有话说已有0位网友发言看看大家都说了啥

如果您还不是和讯注册用户,欢迎您注册

理财产品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

script src="http://utrack.hexun.com/track/track_xfh.js?ver=20120503">